后来,我去了靠海的南方

后来,我去了靠海的南方,而他,去了冬天很冷的北方。我们再没有交集,最近一次听到他的名字是共同好友(他们考到了同一所大学,有时真的不得不感叹,缘真妙不可言)提起,大学里追他的女生不少,但他都没答应。我自诩道,姐看上的男人,在哪都是香饽饽。最后,我不知道我们的未来会怎样,但我们是彼此高中时代里最浓墨重彩的一笔,最耀眼的篇章。有缘自会相见,我始终相信这句话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